已经9点中了,金田一这才打着哈欠,睡眼惺忪地走进厨房,冲着正在忙碌的母亲说:“妈啊!肚子好饿呀!”

  他妈妈大声责备道:“阿一,你老是叫不醒!真是的!”

  金田一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,他揉了揉太阳穴,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:“假期耶,睡睡懒觉有什么关系嘛!”

  “睡太久,头脑会越来越迟钝的。”

  “金田一!”这时,旁边有人叫了一声。

  金田一回头一看,惊得差点从地上蹦了起来,手指颤抖着指着笑眯眯的明智警视问:“你怎么在我家?”

  明智放下手中的饭碗,神情严肃道:“不要随便用手指人!在欧美这是非常不礼貌的举止!”

  金田一不吃这一套,仍然指着他的鼻子说:“你......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  明智很轻松的端起了饭碗,说:“我正在吃早饭啊!”

  这时,他妈妈盛了一碗饭,递到金田一面前说:“阿一!快点吃你的饭!明智先生是专程来接你的呀!”

  “接我?”金田一顿时愣住了,他来找我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。

  “我叫不醒你,所以请他进来坐!而且人家有没吃早餐......”

  “等......等一下!来接我是怎么回事?”

  只顾埋头吃饭的明智突然抬起头说:“阿姨,你亲手腌的小黄瓜真是天下绝品,盐分刚好,腌得也恰到好处。我好几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酱菜了。”

  “我好高兴!好几年没被人这么夸奖了!”她拍了一下金田一的后脑勺,装出一脸怒容,“这孩子很懒散,吃饭狼吞虎咽!真应该向明智先生学习学习!请你多吃一点!”

  明智真是个马屁精,连母亲也被他哄得这么开心!哼!金田一气得往嘴里猛塞了一大口饭。

  “来接我?打算带我到哪里去?”金田一没好气地问。

  “带你去警视厅。”

  “做......做什么?我......我又没有做坏事......”

  “你干嘛吓成这个样子?难道你有做亏心事吗?”

  难......难道他已经知道了......金田一忐忑不安起来。

  明智笑了一下,说:“由于你到目前为止协助警方破了不少案子,在非正式的场合下,警方要颁发感谢状和奖金给你。”

  “感谢状!?给我?真的吗?”金田一悬着的心落了地。他想:由警方颁发感谢状,这可是很高的荣誉,最重要的是有奖金,这个假期就可以好好潇洒一下了。

  “咦?竟然有你的感谢状......悔过书还差不多......”他妈妈怎么也不相信平时吊儿郎当的儿子能得到这么高的荣誉。

  “11点有颁发仪式。我的车停在门口,吃饱饭就准备上路吧。

第一章 地狱魔术师的恐吓
  东京警视厅门口,剑持大叔已经恭候多时了,一看到明智的车开过来,连忙微笑着迎了上去:“哦!金田一,你来了!”

  三个人一起往总监是走去,金田一边走边问:

  “是大叔提议颁发奖状给我的吗?”

  “我受了你很多关照!到目前为止,你所参与的案件都尚未对外公布,所以无法正式公开表扬,但是,警视总监要亲自颁发感谢状给你!”

  “哈哈......感谢状就免了吧,我想要的是奖金!”

  第一次见总监这样的大人物,金田一感到特别紧张,坐在沙发上如坐针毡。剑持也再三告诫金田一:“听好啦,金田一!千万不要在总监面前出洋相!”

  “我......我知道,大叔!”

  “我帮你保管这个袋子吧?”说着,剑持指着金田一身边的手提袋。

  “啊!不用!不用!这是很重要的东西!”金田一慌忙抱紧。

  站在沙发旁边的明智冷眼看着这一亩,轻轻“哼”了一声。

  门开了,一位身穿警服、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。

  “我来晚了,对不起!”

  “警视总监长官!”剑持和明智几乎是同时向来人敬了个礼。

  警视总监长官!金田一觉得脑袋“轰”地一声炸了,整个人僵在沙发上,不知道手脚怎么放才好。

  总监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到了金田一的面前,和蔼地问:“你就是金田一吧?”

  “啊......是......是的!”

  “你的事,剑持都告诉我了。你很活跃嘛。”

  “不......哪里......谢谢!”

  总监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鼓囊囊的信封,递到金田一面前:“为了表彰你对破案的贡献,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。请你接受!”

  是奖金吧!金田一心里一阵狂喜:“是......是的,那么我就......”

  看到金田一的双手还抱着手提袋,剑持马上热心的伸出手去:“金田一!你的袋子我帮你拿吧。”

  金田一慌张地躲闪着坚持的手,说,“真的不用啦!”

  就在金田一迈步走向总监时,明智悄悄地把腿向前移了移,迅速勾住了金田一的脚。

  “哇呀!”金田一被绊着向前扑去,手提袋也被抛到了半空,袋中的一盒录像带随之掉了出来。

  不......不妙!如果被看见这些玩意的话,奖金就飞了......金田一飞身跳起,把录像带紧紧抓在了手里。

  哇哇!好险......就在他庆幸时,一不留意,一只脚踩住了另一只脚松掉的鞋带上。他“哇啦”一声摔在了地上。惨呀!录像带在空中转个圈,正好落在了总监的脚下。

  总监正为金田一的“杰出”表演惊愕不已,看到滚落到脚边的录像带,便弯腰捡了起来,随手递给了明智。

  明智立刻会意地将录像带塞进了放映机。哟!原来是禁止未成年人看的A带。

  总监、剑持顿时惊得目瞪口呆,明智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。

  “那......那个......是......”金田一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总监笑了笑,把拿出的信封又塞回了公文包。

  一个好事就这样草草收场。在路上,剑持禁不住责备金田一:“真......真不上道......”

  第二天,金田一接到剑持大叔的电话,说是总监已把那信封放在了他手上,只要金田一答应做一件急事就可以给。

  “骗我没商量?”

  “不会,连大叔也不相信了?”

  金田一约上美雪、佐木三个立刻赶往了那家Donny咖啡馆,剑持大叔早已等在那里了。

  “大叔,找我什么事?”

  “嗯!”剑持把一个盒子一样的东西放到桌子上:“警视厅今早收到这种耍花样的包裹!”

  “内有恐吓信?”金田一惊讶地说:“怎么,有人竟敢摸老虎屁股?”

  “这玩意好像是暗藏机关的盒子!”剑持说。

  “暗藏机关的盒子?”金田一拿起盒子,翻来覆去仔细地看了几遍,“在箱根不是也有卖这种纪念品吗?”

  剑持喝了口咖啡,说:“如果没有按照步骤,绝对打不开盒子。这玩意外表虽然只是普通的盒子,其实构造很精细,就连科学公共安全专家研究所的人也打不开。不过,我想你会有办法的!”

  “交给明智不就得了!”

  “这家伙今天起休假,不知上哪去了。”

  “把信封给我。”金田一伸出手,古灵精怪的坏笑。

  “行!拜托你了,金田一!”剑持迪过信封说,“如果你能打开,我还请你吃好东西......”

  这还差不多。金田一说着拿着盒子上下左右地折腾起来。不想,没几下功夫,盒子就被打开了一条缝。他把盒子举到坚持的面前,得意地说,“大叔,我打开了!轻而易举嘛!”

  “什么!已经打开了吗?!”剑持瞪大眼睛望着金田一,满脸惊讶地说:“怎么回事?‘科警研’那些人在搞什么......一群号称专家的竟然......”

  “学长......里面有什么东西吗?”佐木像猴子似的蹦了过来,拉长脖子想看看盒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。

  金田一用力一啦,盒子没有动:“慢着,好像有东西卡住了。”他把盒子来回拉了几下,终于,盒子里的东西出现在大家眼前。

  “啊呀!”美雪一声惊叫。

  “怎......怎么了?”佐木也连忙凑了过来,只见盒子中躺着一只做工精细、面容惨白、手脚被折断的傀儡木偶。

  金田一狐疑地拿起连着木偶手脚的操纵线,轻轻地扯动几下,盒子中的木偶也随之活动起来。

  “金田一!你看!”剑持突然指着盒底,大声地叫,“盒子底下有字!”

  金田一定睛一看,果然看见盒子底下写着:

  4月28日,通过北海道死骨原的列车被施了魔法,死亡和恐怖的魔术会让各位满足。

  地狱魔术师

  “地狱魔术师?”扎看到这阴森恐怖的名字,金田一顿时感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,猛地惊出一身冷汗。

  载着金田一、剑持、美雪和佐木的汽车流星般驶过繁华的闹市,直向城市边缘的火车站奔去。

  车一到火车站,金田一一行四人飞速下车,在人群中穿梭,寻找开往北海道的“流星一号”。

  “阿一,快一点!快一点!”美雪站在列车门口焦急的朝刚才被人流挤散的金田一招手。

  金田一听到喊声,连忙转身冲了过去,闪身上了已经鸣笛的“流星一号”快速列车。

  金田一靠在车厢的连接处,气喘吁吁,站在他身旁的剑持、美雪和佐木也是气粗脸红、大汗淋漓。

  “呼!终于赶上了!!”

第二章 爆炸的蔷薇沙律
  列车启动了。大家拎着行李包往车厢走去。

  “我第一次乘卧铺特快列车,我好兴奋耶!”美雪喜形于色。

  走在最后的佐木马上附和道:“我也是。”

  “找到了,就是这里!”包厢门上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“3”字。金田一高兴地打开了门。

  可是,只见包厢中凌乱地堆放着一些纸箱,使得本来狭小的空间显得更拥挤了。

  “这算什么?整个房间都是纸箱!”金田一刚才的高兴劲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“真是碍手碍脚!”他弯下腰,抓住放在卧铺上的纸箱,准备腾出一块休息的地方,谁知刚一用力,手就被什么坚硬的东西刺了一下。

  “好痛!这是——”他迟疑地打开了纸箱,“蔷薇!纸箱里面装满了蔷薇!”

  正当金田一满腹狐疑的时候,门口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:“这位乘客!请不要擅自进入这里!”

  金田一慌忙回头一看,一位戴眼镜的年轻列车员向他彬彬有礼地说:“先生,这里是乘客从中途上车的临时房间。”

  “可是,这里是我们的包厢!”他马上把车票递给了列车员。

  列车员接过车票看了看:“很抱歉,车票虽然是3号房,不过是在B卧铺。”

  “B卧铺?”他接过车票,仔细一看,果真印有大写字母“B”。

  众人于是跟在列车员身后,向B卧铺的3号包厢走去。

  原来B卧铺就是硬卧,与刚才的软卧包厢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  金田一忍不住抱怨道:“啧!搞屁啊!跟刚才的A卧铺相差那么大!好像在搭乘难民车......”

  剑持一把掀开帐帘,没好气地说:“金田一!忍耐一点吧!经费只够订这种呀!”

  美雪说:“是啊,阿一,这样子也蛮有情调的嘛。”

  “哼!在这种连脚都无法伸直的地方过夜!”金田一没劲地倒在床上,正准备休息,忽听帐帘外有一个怪怪的声音:

  “请收下有如血一般鲜红的蔷薇。”

  紧接着,帐帘外伸进来一只纤细白嫩的手,手上握着一张印有蔷薇花和面具的纸牌。

  “这是什么?哪里有蔷薇?”就在这时,那只手灵巧地把纸牌一摞,然后摊开,一朵鲜艳的蔷薇花奇迹般地出现在眼前。

  “哦,变魔术!真有趣!”他立刻拉开帐帘,兴奋地喊了起来,“是谁这么别出心裁啊?”

  一个穿着黑袍的高个小丑站在他的卧铺前,手里正拿着一枝如血一般红的蔷薇,卑微地向他鞠了一躬,然后,把蔷薇花递到他面前,声音怪怪地说:“请收下蔷薇......”

  “谢谢......”金田一诚惶诚恐地说。

  小丑献完花,又向别的铺位走去。

  “太好了!他一定是‘幻想魔术团的人’”睡在金田一隔壁的美雪闻着蔷薇花,兴奋地说。

  “幻想?什么东西?”

  “在这趟列车上可以欣赏到职业魔术师的表演!最近经济不景气,铁路公司为了招揽乘客而策划的新点子!”

  “哦!”

  小丑很快就给车厢中的所有人都献上了蔷薇花。他

下页(1/13)转
675